【戎马丹心-汉匈决战】预览:滇国势力

 

 
昆明 古滇王国湿地公园 摄/万诱引力



滇国,是中国古代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建立的国家,政治中心位于今天昆明市的滇池附近。
滇国以一个国家的形式出现于战国初期,消失于西汉武帝时期。这个位于西南边陲的小国,从他的诞生到灭亡都是历史的迷案。
滇国本身没有文字,滇国的历史也没有被其他文明完整的记录过,直到近几十年来考古的新发现,才有幸让我们窥见这个神秘王国的冰山一角。
▲ 《汉匈决战》中的滇国古城

滇国的开国之君,若按史书的记载则是楚国将领庄蹻。庄蹻受命楚顷襄王征讨西南夷,以当时楚国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自然是很快就完成了任务,但楚顷襄王二十二年(西元前277年),庄蹻计划返回楚国的时候,因秦国攻占了楚国的巫郡、黔中郡,导致庄蹻的归国之路被切断。后来无法回归的庄蹻坐地称王,将原本就已臣服的西南夷部落联合起来,建立了滇国。西汉元封二年(西元前109年),汉武帝出兵攻打滇国,滇王降汉。汉武帝赐予这位滇王金印,命其继续统治他的臣民。这位滇王名叫尝羌,史书记下了他的名字。2000多年后,他的墓葬也在晋宁县石寨山被发现,当年汉武帝赐的金印也一同重见天日。这位滇王实际上也是滇国被记录的最后一代国王,在尝羌接受册封没过很长时间,他的王国就神秘的消失了,至于何故,至今众说纷纭。
滇国服饰目前虽没有发现成套的实物,但滇国人以青铜为媒介,形象而生动的记录下了当时民众的着装以及社会活动场景,再结合滇国墓葬出土的配饰,还是可以拼凑还原出滇国民众的着装形式。
▲ 考古复原图:滇国平民装束


▲ 考古复原图:滇国民众劳作

我们先说发型,在众多出土的滇人造像中,除了少数俘虏或是奴隶披头散发之外,绝大多数的人是束发的,而且束发的样式也与楚汉相差不大。男子发髻一般结在后脑位置,女子则挽发于背。那些奇异的头冠和硕大的耳环才具有比较明显的地方特色。
滇国民众的服饰主要由上衣、裤、帔、裙、绑腿组成。上衣普遍的特征为短身、窄袖、对襟式,在实际穿着的时候,将对襟交掩成交襟形态。这是一种古老而原始的款式,在中国广大地区皆有分布,汉族的先民在殷商和西周时期的衣着也主要是这种款式。滇国人物青铜造像的衣着表面常有刻画有一些规则分布的线条,这应是在表示服装的装饰图案,即一种经向的条纹布料。下装由裙子和裤子组成,裙子一般为女性使用,男性则穿裤,裤子款式都比较窄小,一种为齐膝的短裤,还有一种到脚面的长裤,部分还会在小腿部位使用绑腿。滇国服饰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帔,帔的形态有两种,一种比较小,覆盖于两肩,武士多用这种。另一种背后要长出许多,形态很像我们今天的披风,但比较有趣而特别的是,他们在穿着这种长款的帔时,还会在腰部位置束上腰带。
滇国民众使用的腰带是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出土的实物构件也很多。这种腰带最核心的构件是位于腹前用于连接腰带两端的圆盘状带勾。这种盘状带勾一般用青铜制造,也有少数用玛瑙雕琢的。其中社会地位较高的人,使用的盘状带勾更加的精致华丽,除了纹饰遍布外,还有宝石和彩绘装饰。在考古发现中腰带的主体部分多数已经腐朽不存,推测可能是由皮革一类的材质制作,少数高规格的墓葬腰带整体是用黄金制成。像这种用黄金做腰带,盘状带勾尺寸又很大的,其仪式性要高于实用性。
▲ 滇国铜扣饰品

▲ 滇国铜扣饰品


▲ 《汉匈决战》中复原的滇国服饰

滇国武士的铠甲有比较丰富的形象和实物资料作为参考。出土的实物主要集中在王族墓地,材质以青铜为主,其中最具特色的是一种由整块青铜薄片制作的铠甲,这种铠甲的表面还装饰着非常精美复杂的线刻图案。可能有人会将其和欧洲中世纪的板甲联系到一起,其实滇国这种青铜“板甲”因为厚度不足以及材质本身的限制,其仪式性是远高于防护性的。除此之外,滇国王族墓地还出土过用玛瑙和绿松石装饰的青铜胸甲,但由于这批青铜铠甲出土时部分组件破碎严重,我们今天已难以还原出当年的完整形态。在表现征战的滇国青铜器中,人物所着铠甲的款式才是实战所用。这种铠甲以保护人体的头部和躯干为主,少数两肩有披膊。通过观察这种铠甲头盔的样式,还有身甲的细节(例如盆领、甲片连缀方式),会发现和曾侯乙墓及九连墩楚墓出土的战国皮铠甲存在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仅仅只是历史的巧合或共性,还是当年庄蹻将楚国铠甲的制作技术在滇国发扬光大,这个问题的答案值得我们去进一步探索。
▲ 考古复原图:滇国武士


▲ 文物:战争场面储贝器盖


▲ 《汉匈决战》中的滇国武士形象

滇国建筑主要有井干式和干栏式两种形式,干栏式建筑都分为上下两层,人居其上,畜处其下,中间用横梁和楼板隔开。底部用大小不等的桩柱支撑,使上层房屋建筑高离地面。滇国的房屋屋顶多为长脊短檐式结构。井干式建筑是将长木两头开凹榫,组合成为木框,再叠合成壁体;其转角处的木料相交出头,与“井上四交之干”的形状一致,故名。
▲ 文物:滇国民居

▲ 文物:滇国民居


▲ 《汉匈决战》中的滇国民居

▲ 《汉匈决战》中的滇国民居

铜鼓是古滇人的重要礼乐器,祭祀时敲响可告知神灵,召唤民众,属“国之重器”。
▲ 出土文物中的滇国祭司形象


▲ 文物:三骑士储贝器


▲ 《汉匈决战》中的滇国祭司和三骑士储贝器

总结:世界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神秘
尘封这个词语,用在古滇国这个突然消失的文明身上,简直再确切不过。
在宗教题材的恐怖射击游戏《克莱夫·巴克的耶利哥》中,设计者为玩家展示了一个盒子世界的设定:为了将恶魔初诞者锁入地下,人类总要损失文明的一部分作为陪葬,从耶利哥故城,庞贝,到百慕大……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上,同样有诸多文明随着交流和变迁,失去了本真的颜色。
尘封的古滇国,是伴随着考古的挖掘,才重现今人的视野。今人震惊于其相对中原文明迥然不同的文明特征,从建筑到服饰,从宗教到器皿。而翻开史书,对于它的记载却只有短短的几行。这种强烈的对比,使得我们对古滇国的文化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根据历史的记载,滇文明从接触汉文明到灭亡,只经历了短短的一百余年:
“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时,滇国归降,并在当地设置益州郡管辖,纳入了汉王朝的疆域。同时赐“滇王之印”,并允许滇王继续管理他的臣民。东汉时,随着汉朝郡县制的进一步推广、巩固以及大量汉族的迁入,滇国和滇族被逐渐分解、融合、同化,最终完全消失。据黄懿陆《滇国史》的考证,古滇国当在东汉元初二年(115年)才完全灭亡。
公元前1世纪左右,这个孤立的王国终于走到了终点。一位称雄滇池的滇王,向汉朝的使者提过一个认真的问题。他问:汉朝与我谁更大?在他的眼里,世界不会比滇国的地域大多少。可是,不久之后,这位可爱的滇王连同他的天堂,便在历史上销声匿迹了。世界远比他想象的广大得多,复杂得多。
依托近些年文物的出土和考古 的成果,尚史轩试图复原一个比史书更加亲切的古滇国,也给玩家一个带领这些小众文明改写历史的机会。
如果说,元朔年间的亚欧大陆东部,有什么能像汉与匈奴的铁血对决一样激动人心?那么,从西域楼兰,到南疆古滇,这些尘封小国的生存悲歌,或许值得我们去体味和吟唱。
▲ 滇国酒馆内


​▲ 滇国城市外观

​▲ 滇国城市外观


战象

战象
 

相关新闻

评论